天使的守护——空乘究竟是什么样子-民航学院
天使的守护——空乘究竟是什么样子
发布时间:2018-06-13 09:45:35 浏览次数

又是一年毕业季,2014级的学子已踏上工作的征途,又想起2012、2013级毕业离别时的感伤,恰闻嘉蕙空中守护事迹有感,出拙文一篇,一为表扬嘉蕙为校争光,二为希冀公众摆脱对空乘职业的一些误解,三为今年毕业的2014级铺垫前方之路做一点微薄的贡献。

(一)天使的守护

2018年5月23日,风车王国的魅力之城,夕阳下的阿姆斯特丹微风和畅,清爽宜人。中国南方航空飞往广州的CZ308次航班上,乘务组女孩儿们精神饱满、端庄优雅地迎接着登机的乘客,迷人而极富亲和力的微笑如春风般消解着旅人的疲惫,开启了一段安稳而舒适的国际旅程。在这个优秀的乘务组中,有这样一名成员,她美丽大方、秀外慧中;开朗而不失严谨;活泼中伴着认真;她曾是专业学习中的翘楚,也曾是学生工作中的砥柱。她,便是郑州航院民航学院2017届优秀毕业生高嘉蕙。

高嘉蕙,河南南阳人,中共党员,郑州航院民航学院2013级播音与主持艺术(卓越班)班长,辅导员助理,在校期间政治态度端正、思想品德优良、学习认真、工作积极,曾获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青年五四奖章、省文明学生、省“三好学生”、省“优秀学生干部”、省优秀毕业生、郑州航院优秀毕业生等多项国家、省、校级荣誉称号。毕业后,嘉蕙以出众的实力被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录用,开始了她美好而艰辛的职业生涯。经历了魔鬼般的乘务培训后,她开始了“天使守护”的职业,至今,她的飞行足迹几乎遍布全球:澳大利亚、美国、欧洲诸国。

这一天的阿姆斯特丹之旅,在她的众多国际航程中平凡无奇。这是一个长达十一个半小时的航程,美丽的姑娘们已经做好了长途照顾和保护旅客的准备。迎机时,一对年近古稀的夫妇带着一名小孩儿走进了客舱。“小姑娘,我有点头疼,能给我点热水吗?”老先生对正在微笑迎客的高嘉蕙说。听到请求后,嘉蕙迅速引导老者入座,并立即为其送来热水与毛毯,老者满意的喝完水后,自言舒服许多。落日余晖中,空客330划过天际,进入了漫长的巡航阶段。老者从洗手间出来时,细心的嘉蕙留意到其满头的汗珠,正准备关心询问,老者随即开始显现呼吸困难症状,嘉蕙马上找到宽体客机的中间座椅,让老者平躺并立即将情况报告与乘务长,同时开始在广播中寻找医生。乘务组立刻按照应急预案为老者接上氧气瓶,在吸氧的同时,老人自言身上时冷时热,嘉蕙马上为老人盖上毛毯,并在其额头敷上毛巾。听到广播后,一位护士赶来与乘务组一起帮老人测量了血压,结果显示基本正常,推测可能是飞行中气压变化导致的身体不适。随后的飞行中,乘务组成员放弃该有的休息,轮流对老人进行细致入微的照顾,最终平安抵达广州。目睹这一过程的乘客们对乘务组的辛劳感到欣慰,为她们的空中守护感到十分满意。“虽然一路下来非常累,但是看到旅客能够安全顺利地抵达目的地,我们的疲惫就不算什么。”嘉蕙最后说道。

(二)揭开空乘的面纱

长久以来,部分社会大众对空乘的偏见根深蒂固。在部分公众的心中,空乘不过是年轻漂亮、飞机上端茶倒水的服务员而已;不过是表面光鲜亮丽、私下不知其可的特殊群体而已;加之这个群体中极少数人的确存在的乱象,这种社会性的误解与偏见便越来越深,以至于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她们群体性的承受了莫名的非议。殊不知,邪恶肮脏的认知多源自于邪恶肮脏的心灵;抑或是愚蠢的流言蜚语。六年的认识熟悉,大概对这个专业、职业有了一个较为客观的认知,借嘉蕙之事迹写下这篇文章,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正确认知她们。

第一、请相信,她(他)们是善良而坚强的孩子。

每一个空乘都是刚刚走出校园的孩子,她们曾经与其他孩子一样,在家中备受呵护,也许部分娇惯,但是选择了这个职业,她们已经做好了以稚嫩的肩膀承担这份职责的信心。她们在离校的短短时间内,二十一二岁的年龄,要经历一系列严苛的乘务培训,要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的工作,要隐忍来自于生活和工作中的各种烦恼和痛苦,无论何时,只要登上飞机,所有的个人烦恼都必须立即抛之脑后,代之给旅客以温暖的笑容,在旅客看来,这种笑容真实而亲和,发自心底,仿佛是最幸福的微笑,可我们别忘了,不过是仿佛。面临少数旅客不合理的要求,她们依然笑脸相迎,尽己所能。

也许有人会说,这都是她们应该做的。职责所在,说应该也不为过,但是即便如此,我们接受服务者的“理所当然”也不应太过任性。每次坐飞机(只坐过国内航班),只喝一杯水,不饿连餐食也不要,省去了她们为我服务的麻烦,因为了解,所以深知她们的辛苦。因此即便在乘坐的航班上没有遇到自己的学生,也从她们身上看到学生的影子,便如同自己学生一般,也不愿麻烦。当然,并不是提倡坐飞机都不喝水,不提要求,只是觉得我们每一个接受服务者应当心怀感激和爱护,不必因为付费了就必须最大程度的要求服务,尽管某些是不必要的甚或过分的。不够冷何必一定要毛毯;不渴何必一定要尝尽饮料以至于频频去洗手间;用之则取何必拿几百上千毫升的杯子去要求乘务员给灌满;年轻力壮何必非要柔弱的小姑娘忍着泪水把几十斤的行李箱放到行李架上……

第二、请相信,她(他)们多数三观端正。

三观不正,大概是社会对这个行业的主流偏见之一。认为这个行业群体大多是一味追求金钱和享受,吃喝玩乐,不能吃苦,待富而嫁的人。这依然是一个不够客观的见地。

不可否认的是,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开放的深入,我们的社会物欲流荡,价值观多元碰撞,思想自由考验着我们所有人的心灵依归和旨趣。经济高速发展的车轮下,汲汲营营的人们,如过江之鲫,又何止一个特定群体?我们在抱怨社会,指责他人的同时,可曾想过,自己能否做到“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

何况,对于富贵的追求并非是不正当的价值观。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富贵为人之正当欲求,无论古今,不过是,不道不处。

更何况,这个群体中的绝大部分人也远非流行偏见所认知的,为追求富贵而不择手段。她们绝大多数人都曾是从正常的家庭走出来,接受着正常的大学教育,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又能比我们其他人有多少差异呢?不过是群体性的相貌出众,性格上的开朗不拘,部分在校同学在学习上一定程度的懒惰,以及少数人自我不尊的消极影响,她们在社会上也就多了些偏见的待遇。

第三、请相信,她(他)们不少人内外兼修。

诚然,文化课学习是她们多数人最大的劣势。但绝不代表她们所有人的学习一无是处,不代表她们在其他方面无所事事,更不代表她们都是人们通常所传言的“花瓶”之属。除去较高颜值,她们中不乏泡图书馆学习专业知识的人;不乏喜爱课外阅读的人;不乏英语四六级考到近六百分的人;不乏坚持健身而保持魔鬼身材的人。尽管部分在学生时代于文化课的学习存在着令人无奈的懒惰,但她们所拥有的文体、艺术特长、资质以及在某些领域的自律可以令我们很多人为之汗颜。在工作压力巨大的日子里,有多少人能培养或坚守自己的爱好,如她们一般保持对阅读、书法、音乐、游泳、摄影、健身甚至搏击的训练。

也许你看到的一个帅气小哥,他是书法的坚守者;

也许你看到的一个漂亮空姐,她是国家二级游泳运动员;

也许你垂涎她拥有的魔鬼身材,却不知她是健身房的常客;

也许你看到的表面柔弱的女子,她却能打出凌厉的搏击……

第四、请相信,她(他)们在危险发生时会歇斯底里、奋不顾身——只为保护乘客。

大多数时候,我们在飞机上看到的她们都是温婉亲和的,都是娇弱可爱的。但是她们也有歇斯底里、奋不顾身的时刻,那便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没有机会看到的、紧急情况下的最高职责——尽可能的保护乘客免受生命威胁。这才是她们最重要最神圣的职责,是我们所有人永远也不愿意看到的。

2010年8月24日晚,黑龙江伊春发生坠机事故,在旅客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当事机长擅自弃机、仓皇而逃的情况下,作为夫妻的安全员周宾浩、乘务长卢璐勇敢地挡在阴阳两界的边缘,奋不顾身地指挥旅客疏散,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的生命安危,没有考虑两人中要有一个活下去;旅客被最大程度的从死亡的边缘拉回,英雄夫妻却双双遇难。当我们每一个人静下心来仔细思考的时候,大概没有不怕死的人;在重大危机时刻,为生而逃,是人的正常反应,逃走的机长即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要在生命与工作之间做一个选择,我想任何正常人都会选择生命,无论工作。在那种生死悬于一线、人人争相逃命的时刻,她们心中仅存的大概只是保护旅客生命的神圣职责,而不是简单的服务工作或者那一点薪水。那一刻,温柔的她们充满男人的血性;那一刻,娇弱的她们有着战士的勇敢;那一刻,她们歇斯底里,只为保护乘客的生命。2016年8月3日,迪拜机场,阿联酋航空EK521次航班在降落时发生起落架故障,硬着陆起火燃烧,在机组人员的专业而高效的组织下,282名旅客在90秒内安全撤离,机组刚刚撤离完毕,飞机便发生爆炸,乘客全部获救;90秒从起火的飞机上撤离282名旅客,试想我们普通人能否做到?诸位是否还以为,她们的工作无非就是端茶倒水?

她们是空乘,她们是红尘世界的俗人;她们是空乘,她们也是天空中的守护者。她们为旅客守护着舒适、守护着健康、守护着生命。我们日常所接受的只是她们职责中的最普通的——对乘客舒适的守护;少数人能够感受到她们对健康的守护;而极少不幸的人才能感受到她们对生命的守护,那才是她们最神圣的职责。

她们是服务员,在必要时,她们是乘客生命的服务员!

以此,送给2012级和2013级同学们,送给毕业的2014级的你们,送给即将走向实习岗位的2015级同学们,送给曾经、现在或者将来从事空乘的你们。望努力、自勉!

民航学院 多士平

2018年6月5日

(航空公司制服合照由“剪定工作室”摄)